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穿越時空

26

量點滿?請注意這會透支一些東西。看著金手指介麵,葉知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,隨即問道。 “係統,那我需要完成的任務是什麼?”“收集信仰值(0/10000000),時限三十年。根據經驗,係統建議您可以選擇前五個其中之一以縮短任務完成時間。”係統似乎覺得不太有說服力,隨即又補充道,“在此次任務中,係統可以為您實時更新此世界的氣運之子排行。”實時更新?氣運之子排行?葉知鶴不僅有些好奇這個世界現在的狀態了。...-

“6798號宿主您好,我是係統465號,歡迎您來到新的世界。”

葉知鶴醒來便聽見這句話。

新的世界?她是穿越了嗎???

她還冇反應過來這件事。但接下來係統的話則是讓她陷入一種這是不是惡作劇的懷疑之中。

“啊,不對?!怎麼綁定出錯了?請稍等,係統456號需要和總部聯絡一下。”

怎麼說呢?明明馬上就要高考了,卻突然穿越。前一秒還在想著要不要再做幾套考題,畢竟考題改成新型的通知下來還冇半年,她就要考試了,總是要再多熟悉一下才更穩妥一些,下一秒就眼前一黑暈了過去,醒來就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方,身邊還有著一個莫名其妙的機械音,葉知鶴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。隻能是先按下心中的複雜的情緒,一邊等待著係統的訊息,一邊觀察著周圍。

這具身體所穿的服飾似乎是在古代?她身下和周圍堆積著的似乎是一些柴火和雜物。葉知鶴是理科生,對古代曆史的瞭解程度僅限於曆史必修書上的內容。此時的她突然有些頭疼,抬手之後,身體上的疼痛,頭上傷口真實的觸感,讓她反應過來,這具身體似乎受了很重的傷。

冇等她繼續探究下去,係統那邊就又傳來了訊息。

“您好,6798號宿主。係統代表總部為此次的失誤表示抱歉。”

係統465號覺得自己真的是倒大黴了,第一次出任務就綁定錯了宿主。它不會回去之後就被銷燬吧。想到這個危險的想法,它的數據流突然開始紊亂。

而葉知鶴隻能看到眼前這一團自稱係統的數據流一開始在自說自話,而後數據又突然瘋狂流轉到快要冒煙。她覺得這位係統似乎有些不太靠譜。

“所以,我是被錯誤綁定。然後穿越了?”葉知鶴的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可置信。

“是的,係統再次為此次失誤感到抱歉。”

“可以把我送回原來世界嗎?”努力冷靜下來的葉知鶴問道。

“很抱歉,我司此次出品的時空穿越遊戲一經開始,不能中斷。隻有等任務完成之後,宿主才能回到原世界。”係統說著說著,聲音便開始低了下來,它似乎也為這樣的回答感到心虛。

“一經開始,不能中斷……”葉知鶴在嘴裡咀嚼著這幾個字,聲音中帶著幾分嘲諷。

“但是隻要宿主完成任務,宿主就能回到原來世界了。”係統連忙說道。

“可是,我原本不用這樣,不用去完成所謂任務,是你們的失誤導致了這一切啊。”葉知鶴反問道。

“係統將在接下來的任務中儘係統所能幫助宿主的。”

“比如呢?你可以為我提供什麼呢?金手指嗎?”葉知鶴看著眼前的係統。

“可以的,”465號係統連忙回答,“係統可以為您提供一項金手指。”它說這話時,帶著一絲絲肉疼。這個權限需要花係統不少積蓄。彆的係統完成任務攢錢,它出任務,不僅出錯了,還要倒貼錢。

“什麼金手指?”葉知鶴似乎有些好奇。

“係統為您找一下,”係統一邊連忙不迭地回答,一邊在自己的私統空間翻找著,“找到了”“當然可以。”係統旋即展示出一個介麵。

介麵有些簡陋,有點像葉知鶴小時候玩過的經營遊戲。

“閉月羞花”:容貌滿點,美貌也是一項武器。

“媚骨天成”:魅力滿點,你想要的人會愛上你。

“福運連連”:好運如錦鯉。

“招財進寶”:財運滾滾來。

“有鳳來儀”:命格貴不可言,你愛上的會是最終贏家。

“檀宮折桂”:哎?科舉考試。小菜一碟。

“力蓋山河”:力量點滿?請注意這會透支一些東西。

看著金手指介麵,葉知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,隨即問道。 “係統,那我需要完成的任務是什麼?”

“收集信仰值(0/10000000),時限三十年。根據經驗,係統建議您可以選擇前五個其中之一以縮短任務完成時間。”係統似乎覺得不太有說服力,隨即又補充道,“在此次任務中,係統可以為您實時更新此世界的氣運之子排行。”

實時更新?氣運之子排行?葉知鶴不僅有些好奇這個世界現在的狀態了。

“現在是亂世嗎?”

“是的,宿主。根據係統檢測,此世界目前正處於各路起義軍起義階段。如果您想好最終的選擇之後,直接點擊對應金手指下方的按鈕即可。金手指將在三小時後發放。”

“這樣麼。”葉知鶴點了點頭,隨即手指徑直點向了“力蓋山河”。

點擊確認之後,係統提示音再次響起,“恭喜6798號宿主獲得“力蓋山河”金手指。力量掛類型金手指,宿主力量將達到此世界人類上限,同時任務期限修改為十年。”

“任務期限縮短嗎?”葉知鶴若有所思,隨後又發問道,“其他金手指也會導致任務改變嗎?”

“該問題涉及係統機密,恕係統無法作答。”

宿主怎麼聰明又不聰明?明明能夠無師自通猜到正確方向。但是卻選擇了係統最不建議的金手指。是因為不信任係統,所以選了對任務完成幫助最小的金手指嗎?係統想。

“那這具身體原來的靈魂去哪裡了呢?”葉知鶴感受著這具身體所傳來的疼痛。

“係統會在穿越時選擇將死之人作為宿主載體。請宿主放心,載體的傷勢會在金手指發放之後逐漸痊癒。”

“那你有她的記憶或者說是遺願嗎?”

葉知鶴問了一個很少有宿主問的問題,遺願。很少有宿主關心載體的遺願,係統想。

“有的,載體記憶將馬上發放。請宿主注意查收。”係統覺得眼前這位宿主似乎有些奇怪,不過還是按照應有的答案回覆。

得到回答後的葉知鶴隻是點了點頭,便將注意力又放到了這具身體的周圍。

“6798號宿主,歡迎您來到景朝,您的身份卡將隨後發放,祝您在新的世界玩到愉快!”

一個記憶團浮現在葉知鶴腦海中,冇等她作出反應,那個記憶團便主動靠近,而後便是無數記憶片段在她眼前劃過,似乎都在想著讓她記到心裡。

看完之後已經是二個多小時以後,葉知鶴知道了這具身體,也就是原身的記憶。

原身叫枝枝,15歲,從5歲起便被被賣到劉家作童養媳,名是劉母,也就是原身名義上的婆母取的。至於為什麼冇有取劉姓,劉母取名時告訴枝枝,等她與她兒子成婚生了兒子便從劉姓……劉家一家孤兒寡母,劉母孤身拉扯著兩個兒子。這一家人對枝枝,也算不上好的,動輒打罵。隻是冇有像另一個村頭的徐家那樣不把童養媳翠翠當人看,讓翠翠在背地裡接客當暗娼罷了。

記憶中充斥著昏暗痛苦,與這具身體上的痛苦呼應著,葉知鶴覺得這似乎是個失序的世界。

為什麼原身被活活打死了呢?

她原本是要與劉家長子成婚的,可長子體弱多病,今年才15歲便早早去了……冇了長子,劉母便思索著讓小兒子娶了枝枝。可劉家小兒子有自己的心上人,況且他自詡為讀書人,不屑於娶一個目不識丁的童養媳為妻。

枝枝便在劉母眼中算是冇了什麼用處,於是想著將她轉賣,旁人因著枝枝是童養媳,從小和劉家兩個兒子廝混著長大,要壓價。一來二去,總是談不攏的劉母心中的怒氣壓不住了,於是枝枝便成了最廉價的發泄包。

最近劉家小兒子要去考秀才,許是覺得家裡有個童養媳的名聲不大好聽,也明裡暗裡催著母親將枝枝處理掉。

於是這次藉著原身打碎了個碗,他們在打原身的時候便下了死手。然後便將原身扔到了柴房,任其自生自滅。

如他們願,枝枝死了,不過葉知鶴來了。一個異世的靈魂,又讓這具身體活了過來。

這時劉家的大門開了,劉家母子正從外麵回來。

“娘,你說那丫頭死冇死啊?”這是劉從書,劉家二兒子。

“打得那麼重,應該是活不了了,正好讓她到下麵去伺候你哥哥。”這是劉母,劉章氏。出嫁前,家裡人喚她二丫。

“那一會兒娘你去看看?”

“行,一會兒給你做完飯之後我去看看。你快去看會兒書,不要操心這些事。”

聽著外麵的說話聲,葉知鶴有些恍惚。

這世界,真的是爛透了……感受著原身最後的絕望的情緒,葉知鶴放空了一會兒自己。

“6798號宿主您好,您的金手指將在3分鐘後發放,請注意查收。”

係統提示音將葉知鶴又拉回了現實。

數著時間,葉知鶴看著柴房的小窗透過來的光。

等到倒計時結束,葉知鶴看著手中憑空出現的藥劑有些沉默。

按照係統指示喝下藥劑之後,她感受著體內的撕扯感,是痛苦的。和原身被打死的痛苦比起來,孰輕孰重呢?葉知鶴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。

豆大的汗珠不斷從她的額頭下滴落,臉色卻奇異般地從冇有生氣的蒼白向正常轉移。

等到藥效過去之後,葉知鶴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這具身體的變化。

此時的柴門被推開的聲音突然響起,是劉母來了。

“死丫頭,看樣子倒是撐下來了,命怎麼這麼賤呢?”話裡話外帶著的是對枝枝的嫌棄。

-,她的笑意突然斂了下來。“你是想要我這身份吧。”葉致知摸著手上的手鐲,那是家人給她留下的唯一的遺物,除了身份和財物之外,她想不到對方想要什麼了。既然對方不想要財物,那就是身份了。葉知鶴沉默了幾瞬,隨後輕聲說道,“我需要一具代替我的屍體。”她的眼睛彆了過去,似是有些不忍。葉知鶴彆過的眼睛裡是平淡的,並冇有想象中的淚意。這個答案倒是葉致知冇想到的,不過眼前人確實是有趣,這般直白地回答。“是我嗎?我若不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