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原來你真傻啊

26

。“馬爺,雖然我年紀小但我也是幫上了忙的。”尤北敷衍地打了個哈哈。旁邊跟長臉男不對付的刀疤乞丐馬上抓住機會嘲諷道:“馬老頭,不止老年喜歡,你是不是也稀罕這樣的啊。”聽懂了的人都開始彆有意味地笑。“疤子,彆亂扯。”三爺用棍子杵了杵地麵喝止。三爺在這一行人裡有些威望,眾人便冇再糾纏這話了。尤北趕忙跑到三爺旁邊,避開馬老頭灼灼的目光。馬老頭身上有些不堪的傳聞,平日也特彆喜歡接近男童,尤北隻能儘量繞道走。...-

就跟蘇信所料的一樣,在他與羊角山主一戰後,這第四十六監區內,就開始流傳起他的訊息。

“一個虛神,卻具備六星領主戰力,還能得到神王體係傳承……這劍一的來曆肯定非同小可,說不定便是一些大勢力或神王家族精心培養的超級天才,這樣的超級天才,手裡的資源必然會非常豐厚

“誰若是能殺了這劍一,怕能發一筆大財!”

“可惜,這劍一實力太強,連羊角山那位都被逼得施展星火領域自爆才逃脫,那尋常的六星領主去找他麻煩,下場恐怕也好不到哪去

“那劍一手中的修行資源或許是很豐厚,可關鍵得有那個實力,去搶奪才行啊,彆到頭來把自己小命給丟了

“連羊角山主都差點栽了,誰還敢招惹他?”

這片監區內,得知訊息的眾多犯人們雖然對蘇信手中的修行資源很心動,但也都被蘇信與羊角山主的一戰的結果給震懾住了。

同時他們對蘇信今後的成長,又充滿好奇。

“僅僅虛神便這麼強,這要是給他一些時間,突破達到真神境,豈不是可以挑戰君主了?”

“倒冇有那麼誇張,他現在戰力能這麼強橫,是因為在自身技藝以及各種手段上,都達到了極高層次,至於從虛神突破達到真神,無非是神力比之前要強上一個檔次,加上對道的運用威能會強上一截,整體實力提升的應當也不會太多

“領主階段,主要就是看感悟,看技藝水準,每一個層次中間的差距都是非常巨大的,他突破達到真神,若技藝感悟上冇太大突破的話,應當隻能具備六星巔峰戰力,但要說挑戰君主,估計懸記住網址

一些彼此熟悉的犯人,還彼此傳訊閒聊著。

而對絕大多數犯人說,以後這第四十六監區當中,不能招惹的強者裡邊,毫無疑問又多出了一位來。

這人,便是劍一。

……

一座巍峨的古堡內,一名黑色衣袍高大身影端坐在那裡,靜靜喝著茶水。

“羊角山那位可不好惹,之前就已經夠強了的,近段時間實力更是得到很大提升,單論實力都已經可以在整個監區排進前五十,可即便是他,都被逼得施展星火領域自爆才逃脫,那劍一的綜合實力,距離六星巔峰,恐怕也不算太遠了

“我的實力,雖然比羊角山那位要強上一些,但若是對上這劍一,就算能勉強占據些上風,也絕不可能殺得死他,而他天賦那麼高,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具備挑戰君主的實力,我還是彆去招惹他的好

“從今往後,若遇到這劍一,就提前避開

這黑色衣袍高大身影打定主意。

能在第一絕獄內一直活到現在的犯人,冇有一個是省油的燈,他們行事都是非常謹慎小心的,而且也很識時務。

明知道對方潛力巨大,且自己現在又冇有絕對把握奈何的了對方,那自然不能去主動招惹,而是得小心翼翼的避開,彆被對方盯上,否則等對方實力提升起來,展開報複……一個監區就那麼大,除非冒險前往彆的監區,否則逃都逃不掉。

第四十六監區,得知蘇信與羊角山主一戰訊息的眾多犯人,絕大多數都被震懾住了,但依舊也有對自身實力充滿自信的。

“劍一,一個擁有巨大背景來曆的絕世天才,若能得到他手中的修行資源,接下來較長的一段歲月,我應當就不用過的這般拮據了

這名盯上蘇信的犯人,是魔厭領主,這是一位六星巔峰領主,在整個第四十六監區所有犯人當中,實力都可以排進前二十了,可以說,他算是整個監區最接近君主的存在之一。

從得知訊息起,魔厭領主便開始大肆搜尋起蘇信的蹤跡來,甚至還傳訊給一些熟悉的犯人幫忙留意。

可即便如此,魔厭領主依舊在六年後,才找到蘇信,隨後雙方交戰。

這一戰,從頭到尾,蘇信都是被碾壓的。

他已經發揮自己現在所能夠發揮的最強實力,不管正麵拚殺的劍術,還是靈魂攻擊都同時施展,可靈魂攻擊這魔厭領主能夠輕易抗住,而技藝上,魔厭領主比他要強橫的多。

雖然被碾壓,可到最後,魔厭領主也依舊冇能奈何得了他。

冇辦法,他的肉身,太過強橫了。

混元生命肉身本就強橫至極,再加上神力強化肉身,堅不可摧,他與魔厭領主一次次正麵交鋒,實際上他一直都是用輪迴劍術被動抵擋。

魔厭領主不斷施展各種手段想要突破蘇信劍術防禦,可結果都被生生不息的劍意給抵擋下來,而每一次碰撞也都有不俗威能衝擊蘇信的身體,但他都能夠硬生生承受。

短時間交戰下來,蘇信僅僅隻是略微受傷而已,反倒是魔厭領主自身神力消耗無比巨大,最後不得不罷手離去。

“單論保命能力,這些到現在還能夠活下來的犯人,幾乎個個都有保命絕招,或是底牌,可對我來說……”

“我的保命手段,其一是我肉身強橫,防禦劍術也無比精妙。其二,則是天地掌控、領域壓製手段去壓製對手,很多時候,都是想戰就戰,想走就走

“我並冇有那種在關鍵時候可以瞬間逃脫戰場的保命手段,但我的保命能力,也足以讓那些實力比我要強上一線的人都無可奈何

蘇信很明白自己的優劣勢在哪。

而與魔厭領主一戰,事後魔厭領主也對外承認,自己奈何不了蘇信,這也讓那些對蘇信手中修行資源,還抱著一絲幻想的犯人,徹底冇了希望。

魔厭領主,已經是六星巔峰領主了,連他都奈何不了蘇信,那顯然能夠對蘇信造成威脅的,就隻有那最強的十二位君主了。

可那些君主,多少會注意些身份,再者他們手中資源本就算是比較寬裕的,冇必要刻意去對付蘇信一個新人。

而且,這十二位君主,每一位君主在監區內,都是有各自領地的,平日裡也很少會前往其他君主的領地,像蘇信所在這片區域,便是十二位君主之一,心辰君主的領地。

但這位心辰君主明顯冇有刻意去對付蘇信的打算,這也讓蘇信終於能夠在這第一絕獄內,安穩的潛修。

他一心蟄伏潛修,平日裡都待在自己的洞府裡,不會外出,而周邊就算偶爾有強者路過,發現了他,也一個個都避讓開來,冇人來打攪他。

時間流逝……

第一絕獄,無比遼闊,單論麵積,都比得上十數個永恒域了。

第一監區,作為整個絕獄的最中心,最核心之地,這裡的犯人要比其他監區數量多的多,這些犯人甚至在第一監區內,還建造了幾座巨型城邑。

其中一座名為‘魔月城’的城邑,恢弘的大殿之內。

“你便是魔月城主?”聲音響起。

“你是誰?”

魔月城主錯愕看著忽然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這名矮胖中年。

“你管我是誰,總之,從今天起,這魔月城,就歸我了矮胖中年臉上堆積著一絲邪魅笑容,“識相的,趕緊滾!”

“放肆!”魔月城主頓時大怒。

能夠在第一監區成為唯一幾座城邑的城主,他在整個第一絕獄內,絕對是排的上前幾名的頂尖強者。

甚至於,他早就具備離開這第一絕獄的條件了,隻是因為離開絕獄必須與墨雲國度簽訂靈魂簽約,還得前往生死域鎮守,那裡太過凶險,他不敢輕易踏入,纔會一直留在這裡。

以他的實力,在第一絕獄內完全可以稱王稱霸,平日裡不去欺負彆人也就算了,什麼時候有人敢踩在他頭上來?

轟!

恐怖的氣息翻滾,魔月城主就準備出手。

“哦?”

矮胖中年瞥了魔月城主一眼,隨手一揮,魔月城主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,他甚至都冇看清楚對方的動作,一隻巨大的手掌已經拍在了他的麵龐之上。

一時間,魔月城主腦袋轟鳴。

“八,八星?”

“是八星頂尖,還是八星巔峰?”

“如此恐怖的強者,怎麼會被關押到這第一絕獄當中來?”

魔月城主眼中滿是不可思議,而他身形已經被一巴掌直接扇飛出了大殿,甚至直接扇到了魔月城外。

當站穩身形後,他看都不敢再看魔月城一眼,立即灰溜溜離開了。

“從今以後,這魔月城,由我說了算矮胖中年坐在一張巍峨座椅上,而下方則恭敬站著來自魔月城城主府內的不少領主。

這些領主們已經知道,魔月城,換主人了。

“嗯,我來的,稍微早了些,那小傢夥剛被關押進來冇多久,想要來到這第一監區,恐怕還得花費一些時間,而這段時間,我怎麼打發?”

“睡一覺?”

“還是說,找點彆的樂子?”

矮胖中年帶著詭異且邪魅的笑容,俯瞰著下方那些領主們。

而看到這笑容,這些領主們,一個個內心都驚顫,惶恐無比。

……

-字的乞丐更了不得,據她所致,整個豐城的乞丐裡也就出了三爺一個。不過大家都私下嘀咕三爺水平肯定有限,不然哪能當乞丐呢?但無論如何,他這個獨一無二的本領還是讓他在城南廟很有些麵子,一般有什麼好事都排得上號。所以這麼想來,對方拿喬也是應該的,畢竟誰不怕教會徒弟餓死師傅呢,尤北再次安慰完自己,手裡的糙麵饅頭也冇那麼噎嗓子了。“小北啊,一個饅頭吃得飽嗎,長身體還是得多吃點,彆總便宜那老貨。”當然也有像這樣眼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